我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要聞 > 正文

扶貧干部的這些“裝備”,你見(jiàn)過(guò)幾件?——貴州脫貧攻堅一線(xiàn)采訪(fǎng)見(jiàn)聞

  在烏蒙山里的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鍋圈巖鄉,記者見(jiàn)到了近年采訪(fǎng)所見(jiàn)過(guò)“最厚重”的一個(gè)“筆記本”,A4紙長(cháng)寬,厚厚一本,掂在手里沉甸甸,像磚頭般重。本子的主人,是鄉黨委書(shū)記陳毅?!肮P記本”的內容,主要是打印裝訂的貧困戶(hù)信息。陳毅翻開(kāi)目錄介紹:“全鄉17個(gè)村剩余405戶(hù)未脫貧的家庭情況,每家每戶(hù),都在上面?!?/p>



1.jpg


  在貴州省納雍縣鍋圈巖鄉拍攝的鄉黨委書(shū)記陳毅載錄全鄉每戶(hù)貧困家庭信息的“筆記本”(5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

  記者隨便翻開(kāi)一頁(yè),上面記載土補村一戶(hù)的情況:家里4口人,其中有2名在校學(xué)生,男主人外出打工,女主人在家務(wù)農?!耙贿_標兩不愁三保障”等扶貧信息一目了然,包括2019年務(wù)工收入多少,享受低保情況如何,合作社入股分紅了多少錢(qián),飲水供水方式是什么。

  “過(guò)去我們鄉有些幫扶干部作風(fēng)不實(shí),對貧困群眾用心不夠。去年我們改進(jìn)作風(fēng),嚴格對照脫貧標準,自我排查出大小問(wèn)題6000多個(gè),逐一解決?!标愐阏f(shuō),對于“筆記本”,他每天起床后、睡覺(jué)前都會(huì )看,下鄉也隨身攜帶,做到心中有數。



2.jpg


  在貴州省納雍縣鍋圈巖鄉拍攝的鄉黨委書(shū)記扶貧“筆記本”里的目錄(5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

  在貴州山鄉一線(xiàn)采訪(fǎng)扶貧干部時(shí),記者注意觀(guān)察他們的“裝備”?!懊袂槿沼洝弊畛R?jiàn)。在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新發(fā)鄉松發(fā)村駐村扶貧的第一書(shū)記李大奎,已經(jīng)記滿(mǎn)8本“民情日記”。他是畢節市政府下派的干部,之前已帶領(lǐng)兩個(gè)深度貧困村脫貧出列?!斑@家喂的兩頭牛情況怎么樣了,那家孩子讀大一4500元錢(qián)補助得到?jīng)]有……”李大奎說(shuō),有什么事就隨時(shí)記在“民情日記”上。




貴州省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新發(fā)鄉松發(fā)村駐村扶貧干部李大奎(左)手持“民情日記本”,下鄉開(kāi)展產(chǎn)業(yè)扶貧(2019年11月21日攝)。

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

  貴州山多地少、土地破碎,人地矛盾突出,光靠種植玉米、土豆等傳統作物,脫貧難度很大。近年,貴州推進(jìn)“農村產(chǎn)業(yè)革命”,調減低效作物種植??墒?,在基層的農技人員畢竟有限,一些扶貧干部便努力自學(xué),希望成為“土專(zhuān)家”。


  在威寧縣新發(fā)鄉阿嘎村第一書(shū)記葉世發(fā)的床頭,摞著(zhù)一沓農業(yè)書(shū)籍?!按謇锓N了260畝佛手瓜、600畝蓮花白,還發(fā)展養蜂產(chǎn)業(yè)?!比~世發(fā)坦言,自己如果是“門(mén)外漢”,就沒(méi)辦法去幫助老百姓,所以自費買(mǎi)了這些書(shū)?!盃幦摹W(xué)生’變成行家里手?!币源鍨榧业娜~世發(fā)指著(zhù)《實(shí)用養蜂技術(shù)》,說(shuō)得很自信。


  在“地無(wú)三尺平”的貴州開(kāi)展扶貧工作,也是一趟丈量山河的旅程,腳步的尺度太小,難以跨越大山大河。拿起鋁制水壺,銅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官舟鎮紅星村第一書(shū)記侯元軍鉆進(jìn)皮卡車(chē),轟隆隆點(diǎn)火發(fā)動(dòng),下組查看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情況。他說(shuō),這輛皮卡車(chē)是他花了兩萬(wàn)塊錢(qián)買(mǎi)的二手車(chē)?!榜v村幫扶沒(méi)有車(chē)實(shí)在不方便?!奔t星村村民田東芬很感謝侯元軍經(jīng)?!八杰?chē)公用”:“他這個(gè)人隨叫隨到,我們收紅薯、收稻子的時(shí)候,他都拿自己的車(chē)幫我們運?!?/p>




貴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縣城,官舟鎮紅星村第一書(shū)記侯元軍打開(kāi)二手皮卡車(chē)車(chē)門(mén),準備回村(2019年11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

  去年四月,黔東南州劍河縣南哨鎮翁座村的扶貧干部也買(mǎi)了輛二手車(chē)。與侯元軍不同的是,這輛車(chē)的所有權歸屬于6個(gè)人——他們每人花費5100元,“眾籌”購得了這輛7座越野車(chē)。從縣城到翁座村,不僅要盤(pán)旋翻越多座大山,還要從臨近的黎平縣借道,開(kāi)車(chē)就得五個(gè)半小時(shí),沒(méi)有車(chē),確實(shí)難以開(kāi)展工作?!拔覀円慌募春?,湊錢(qián)也得買(mǎi)!”扶貧干部楊鳳林說(shuō)。



5.jpg

貴州省水城縣果布戛鄉大寨村駐村干部龔文克展示“脫貧攻堅駐村工作隊”旗幟( 2019年11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

  還有一些“裝備”輕巧、實(shí)用,比如喇叭?!叭烁F志不短,脫貧不扶懶……”走進(jìn)六盤(pán)水市水城縣果布戛鄉大寨村,只見(jiàn)駐村干部龔文克臂掛紅袖標,手舉喇叭走村串戶(hù)?!拔覀儼颜呔幊身樋诹?,引導貧困戶(hù)自力更生?!?/p>


  由于脫貧攻堅帶動(dòng)農村條件好轉,一些扶貧“裝備”也逐步退出。在深山里的黔南州長(cháng)順縣敦操鄉,過(guò)去很多村組未通公路。鄉干部基本都自備背篼,進(jìn)村工作時(shí),順便給村民背來(lái)生活物資,背走要銷(xiāo)售的農產(chǎn)品,被山里的村民稱(chēng)為“背篼干部”。如今,隨著(zhù)村村通水泥路,物流方便,背篼不再是當地干部的“標配”,而是變?yōu)榻逃罡刹糠?wù)百姓的載體。在威寧縣石門(mén)鄉團結村村支書(shū)胡鈞溥的宿舍,門(mén)后放著(zhù)干凈的雨鞋。他說(shuō),隨著(zhù)全村6個(gè)組全都通了硬化路,雨鞋都快成了“過(guò)去式”。


6.jpg

在貴州省沿河縣后坪鄉,扶貧干部下鄉時(shí)都配備了印有“人民公仆”字樣的挎包(2019年11月16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段羨菊 攝

  在沿河縣后坪鄉,駐村干部田鎂鎂揮起鐮刀將竹子一劈為二,和同事們一起加工竹籬,美化鄉村。他們都身挎印有“人民公仆”字樣的挎包。后坪鄉黨委書(shū)記張鵬介紹,挎包是2018年7月鄉里給扶貧干部發(fā)放的,里面有一本“民情日記”、一把雨傘和一只手電筒?!拔覀兘o每位干部都配備了‘人民公仆’包,不光有很強的實(shí)用性,也時(shí)時(shí)提醒我們心系百姓?!?/p>


  貴州脫貧一線(xiàn)見(jiàn)到的扶貧“裝備”,是基層干部開(kāi)展脫貧攻堅時(shí)的“幫手”,是折射他們作風(fēng)的一面鏡子,也是脫貧攻堅的見(jiàn)證。(參與采寫(xiě):駱飛)


  來(lái)源/新華社

責任編輯/趙飛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