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貴州 > 正文

紅色音樂(lè )之城!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的“前世今生”

愛(ài)在重陽(yáng)專(zhuān)場(chǎng):歌唱家張英席和老兵秦賢志.JPG人民歌唱家與市民同臺唱響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

 

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“火了”!成為繼“村BA”“村超”后,“人民群眾追求美好生活”的又一文化盛宴,是貴州首個(gè)“全民文化”的頂流IP。文昌閣的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已連續舉辦16場(chǎng)演出活動(dòng),吸引逾3萬(wàn)觀(guān)眾到現場(chǎng)觀(guān)看,全網(wǎng)閱讀量超過(guò)7.9億次,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觀(guān)看人數超過(guò)3300萬(wàn)人次。


“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最大的亮點(diǎn)就是很純粹,在這里大家愛(ài)的是音樂(lè ),分享的是快樂(lè ),感受的是美好時(shí)刻?!辟F州大學(xué)音樂(lè )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、貴州著(zhù)名歌唱家穆維平說(shuō),大家唱大家聽(tīng),大家笑大家樂(lè ),形成大家的大舞臺,這是音樂(lè )凝聚人心的力量,散發(fā)快樂(lè )的源泉,增進(jìn)友誼、促進(jìn)和諧的橋梁,已成為貴州一張亮麗的音樂(lè )文化名片。


“作為一名音樂(lè )人,希望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不斷演化遞進(jìn),成為各類(lèi)音樂(lè )融合交流、歌唱家與大眾零距離互動(dòng)和傳遞真善美的音樂(lè )平臺,同時(shí)把多彩貴州多民族音樂(lè )嵌入,讓民族音樂(lè )時(shí)尚化、流行化,成為歌唱宣傳的多彩貴州大舞臺,成為展示貴州文化自信、民族多彩、時(shí)代多姿的文化窗口?!蹦戮S平對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寄予厚望、充滿(mǎn)期待。


何以文昌閣的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受到社會(huì )各界的認可、好評和向往?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紅火于文昌閣片區,是有其歷史因緣的,人民群眾用歌聲延續了貴陽(yáng)紅色音樂(lè )的文化基因。


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

——是歷史文化沉淀的綻放和音樂(lè )教育土壤的孕育


云巖區是音樂(lè )人才培養的搖籃,是貴州路邊音樂(lè )文化的輸出地。云巖區曾匯集了貴州省群眾藝術(shù)館、貴州省歌舞團、貴州省話(huà)劇團、貴州京劇團、貴陽(yáng)評劇團、貴陽(yáng)曲藝團等文藝團體,聚集了貴州師范大學(xué)、貴州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、貴州醫科大學(xué)、貴州中醫藥大學(xué)等名校,培養出許許多多的音樂(lè )才子,其中貴州師范大學(xué)畢業(yè)、火爆全網(wǎng)的《奢香夫人》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人張超就是從這片土壤走出去的優(yōu)秀音樂(lè )人代表。同是貴州師范大學(xué)畢業(yè)、《夢(mèng)想貴陽(yáng)》作曲者李玉德告訴記者,他讀大學(xué)時(shí)就經(jīng)常在噴水池、大十字、文昌閣一帶路演,高歌自己的夢(mèng)想。


在光陰的路邊專(zhuān)場(chǎng).JPG古老的城墻成為最好的舞臺背景


“今年的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就像我們讀書(shū)時(shí)候的感覺(jué),勾起了我們的音樂(lè )‘鄉愁’,是我們音樂(lè )人青春的模樣,它不火才怪?!崩钣竦滦Φ?。


文昌閣是陽(yáng)明文化與本土文化大儒的交匯處,也是貴陽(yáng)現代都市的“鄉愁”。文昌閣是貴陽(yáng)市歷史文化的建筑地標,沉淀了600多年來(lái)的歷史文化,藏著(zhù)600多年來(lái)的人文故事。


文昌閣附近有條君子巷,巷子盡頭,與大名鼎鼎的扶風(fēng)山陽(yáng)明祠遙相對應的君子亭遺址佇立眼前。君子亭在清嘉慶十九年(1814年)與扶風(fēng)山陽(yáng)明祠初建時(shí)同期修建,王陽(yáng)明被貶謫龍場(chǎng)驛時(shí)曾撰寫(xiě)“君子亭記”,為呼應陽(yáng)明先生所以叫君子亭。光緒十二年(1886),貴陽(yáng)人趙以炯名列殿試一甲榜首,成為云貴第一位文狀元,貴陽(yáng)同鄉李端棻在北京撰寫(xiě)對聯(lián)寄往此處,對聯(lián)內容是:“游釣記芳蹤,重看蓮沼波清,君子高風(fēng)同仰止; 秀靈鐘間氣,為報杏林春暖,狀元得意正歸來(lái)?!?/p>


對文昌閣及趙以炯頗有研究的鐘尉說(shuō),文昌閣從來(lái)就是文人墨客文藝風(fēng)雅之地,更是本土文化大儒仰慕王陽(yáng)明先生的論道研學(xué)之地,至今仍有趙以炯、李端棻等文化大儒筆墨趣事。


“在古樓閣、古城墻、古石梯、古石街和老古樹(shù)映襯下,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像是穿越時(shí)空的返璞歸真,演唱這座城市的悠久歷史,又像是這座城市古老的文化在助唱、在說(shuō)話(huà)、在散發(fā)光芒?!辩娢菊勂鹳F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的興起緣由,十分激動(dòng),“傳統文化讓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有了出圈的足夠底氣,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也讓傳統文化大放光芒,這就是傳統文化與現代音樂(lè )結合的獨特魅力?!?/p>


文昌閣也是一個(gè)文藝浪漫之地,云巖區是貴陽(yáng)人文色彩最為濃厚的區縣。電臺街一磚一墻浸滿(mǎn)了幾代廣電人的文藝浪漫氣息,大覺(jué)精舍彰顯了實(shí)業(yè)救國的愛(ài)國主義企業(yè)家精神,寶山北路更是蘊涵數代報業(yè)人的文藝氣質(zhì),王家巷孕育了貴州地方戲劇——黔劇,在國內外具有一定影響的貴陽(yáng)市交響樂(lè )團也誕生于這片土壤。


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從這里火爆出圈,像是多年文藝細胞的瞬間綻放。


“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能夠火出圈,不僅是幾代音樂(lè )人追夢(mèng)的渴望,回放了他們在街頭巷尾、路邊小道追逐音樂(lè )的青春年華,還是向下一代傳承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文化的一個(gè)重要平臺?!辟F州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人安杰感慨道,“去聽(tī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,有的是去感受那種歡樂(lè )氣氛,有的是去感受那里的歷史底蘊和老城文化,有的是去聽(tīng)歌懷舊,懷念自己曾經(jīng)在貴陽(yáng)大街小巷追夢(mèng)的青春……”


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

——是紅色音樂(lè )文化的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、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


4e37a509dfca6d9b84f7140952cec0c.jpg綠蔭下的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“紅”


文昌閣承載著(zhù)貴陽(yáng)這座城市的城建、文教、名人、抗戰、市井生活等各個(gè)維度的記憶,這一片在富水北路與文昌北路之間的歷史沉淀之地,被稱(chēng)為“文昌閣歷史文化街區”。


這里是貴陽(yáng)紅色文化的核心區域,是貴陽(yáng)紅色音樂(lè )的發(fā)源地。中共貴州省工委舊址就在此處,如今的中共貴州省工委舊址紀念館燎原廳內展示著(zhù)一段有關(guān)貴陽(yáng)紅色音樂(lè )歷史的崢嶸歲月。


其中,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就是這段紅色音樂(lè )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。1937年4月,在文昌閣附近的白泥坡(今珠泗巷)謝奎家里,數十位音樂(lè )愛(ài)好者發(fā)起成立公開(kāi)的音樂(lè )團體——筑光音樂(lè )研究會(huì )(后改稱(chēng)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),初以研究音樂(lè )與演唱社會(huì )流行歌曲為主。


1937年8月,就讀于上海音樂(lè 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的常學(xué)墉從上?;氐劫F陽(yáng),任貴陽(yáng)高中、正誼、達德等校的音樂(lè )教師,他在學(xué)校教唱抗日歌曲,得到師生們的好評。從常學(xué)墉教唱《打打打!打打打!打倒日本帝國主義!》開(kāi)始,以抗日救亡為主旋律的音樂(lè )活動(dòng)就在貴陽(yáng)蓬勃開(kāi)展起來(lái)。


“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主要在會(huì )內普及音樂(lè )知識,學(xué)唱愛(ài)國歌曲,之后音樂(lè )會(huì )通過(guò)參加各種抗日集會(huì )、示威游行和進(jìn)行街頭路邊演唱,以喚起民眾的愛(ài)國熱情?!闭劦竭@段紅色音樂(lè )歷史,貴州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原所長(cháng)、貴州省地方志辦公室原主任范同壽說(shuō),“這段崢嶸歲月不僅是貴陽(yáng)的一段珍貴紅色文化歷史,還是貴陽(yáng)具有紅色基因的寶貴音樂(lè )文化資源,我們應該不斷傳承和發(fā)揚下去?!?/p>


92eb2b84cfbf260310a67846c95061a.jpg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現場(chǎng)一角


1937年,在紀念“九一八”事變6周年之際,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趕排了《九一八小調》《義勇軍進(jìn)行曲》《犧牲已到最后關(guān)頭》《救亡進(jìn)行曲》《亡國奴當不得》等宣傳抗日救亡的歌曲在街頭路邊演唱。


1938年4月,臺兒莊大捷的消息傳來(lái),貴陽(yáng)人民群眾紛紛以各種方式來(lái)表達自己的喜悅心情,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組織了百人大合唱,演唱《流亡三部曲》《慰勞歌》《最后勝利是我們的》《歌八百壯士》等歌曲。


1938年5月,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聯(lián)合黃鐘音樂(lè )會(huì )、貴陽(yáng)醫學(xué)院歌詠隊、達德中學(xué)歌詠隊、貴陽(yáng)聯(lián)合口琴隊、兒童聯(lián)合歌詠隊共500人舉行聯(lián)合音樂(lè )演奏會(huì ),演出了各種形式的節目22個(gè)。特別是兒童聯(lián)合歌詠隊的120名小朋友演唱的《孩子進(jìn)行曲》《練壯丁》《打日本》等歌曲。


1938年12月,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聯(lián)合貴陽(yáng)音樂(lè )界舉辦了一次大型演出活動(dòng),這次演出除了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、黃鐘音樂(lè )會(huì )、貴陽(yáng)青年會(huì )等組織組成的貴陽(yáng)合唱團參加外,還有一些路過(guò)貴陽(yáng)的外地音樂(lè )團體,如上海音樂(lè 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、杭州藝術(shù)專(zhuān)科學(xué)校音樂(lè )系部分師生參加了演出。演唱了《追悼陣亡將士》《武裝保衛中華》《流亡三部曲》《松花江上》《熱血歌》《中國男兒》《抗敵歌》《旗正飄飄》《淮河船夫曲》《最后勝利是我們的》等歌曲,引發(fā)強烈反響。


文昌閣旁邊的老東門(mén)小學(xué),過(guò)去是浙江會(huì )館。1932年,華問(wèn)渠、李俶元等人租用浙江會(huì )館創(chuàng )辦毅成中學(xué),成立了毅成劇社,演出的街頭劇《難民曲》《我們的故鄉》等,在街頭巷尾吸引了大批觀(guān)眾。


后來(lái),毅成劇社與貴陽(yáng)中學(xué)等學(xué)校師生骨干成立了貴陽(yáng)第一個(gè)群眾業(yè)余話(huà)劇團體——沙駝話(huà)劇社。初建時(shí)有成員40余人,1937年發(fā)展到236人,分為7個(gè)巡回演出隊。尤其是《放下你的鞭子》街頭劇在貴陽(yáng)深入人心,當時(shí)很多年輕人隨口都會(huì )唱出。


在沙駝話(huà)劇社,還有由40余人組成的歌詠隊,不僅在話(huà)劇開(kāi)演前演唱,還利用星期六和星期日,到銅像臺(今噴水池)等街頭教唱抗日救亡歌曲,散發(fā)油印歌篇“大家唱”。


1937年由上海遷至貴陽(yáng)的上海大夏大學(xué)建立的大夏歌詠隊在貴陽(yáng)也頗有影響。該歌詠隊以“抗日歌詠,宣傳抗戰,團結同學(xué),喚起民眾,挽救危亡”為宗旨,公開(kāi)舉行抗日救亡宣傳活動(dòng)。大夏歌詠隊最初只有40多人,到1940年發(fā)展到120人左右。1940年,該歌詠隊唱響了《黃河大合唱》等歌曲,并延伸到貴陽(yáng)市郊的狗場(chǎng)、朱昌、中曹司農村宣傳抗日,教唱抗日救亡歌曲。


抗日戰爭時(shí)期,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、沙駝劇社歌詠隊、大夏歌詠隊等用歌聲歌唱人民、鼓舞人民,凝聚了抗戰的磅礴力量,他們的紅色音樂(lè )文化精神被一代一代地傳承了下來(lái),成為如今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的紅色基因。


GR__9200.JPG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觀(guān)眾


“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·文昌閣國慶專(zhuān)場(chǎng),《紅星照我去戰斗》《沒(méi)有共產(chǎn)黨就沒(méi)有新中國》《北京的金山上》等歌曲唱響了紅色音樂(lè )之城的文化自信,讓紅色基因薪火相傳,延伸筑光音樂(lè )會(huì )生命力和歷史價(jià)值?!睂F陽(yáng)紅色音樂(lè )歷史很有研究的《貴陽(yáng)百科全書(shū)》原副總編周勝說(shuō),“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用歌聲禮贊新時(shí)代,唱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(mèng)想,同時(shí)也激發(fā)了人民群眾追求美好生活的內在動(dòng)力,讓這座城市充滿(mǎn)朝氣和活力?!?/p>


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

——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貴州文化實(shí)踐的一次嘗試


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按照“人民音樂(lè )人民辦、歡樂(lè )盛宴人民享、政府全力來(lái)幫忙”的原則,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(fā)展思想,尊重人民群眾主體地位和首創(chuàng )精神,是由貴陽(yáng)本土歌手及樂(lè )隊自發(fā)唱響、市民主動(dòng)參與、政府部門(mén)全力做好后勤保障服務(wù)的具有貴陽(yáng)特色的音樂(lè )會(huì )。


7X3A1520.JPG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觀(guān)眾


從去年開(kāi)始,貴陽(yáng)市云巖區提出“樂(lè )隊培育計劃”“街頭演藝培育計劃”,通過(guò)街頭演藝讓煙火氣與藝術(shù)氣交織,營(yíng)造城市文化氛圍,打造城市文化IP。發(fā)起人之一、見(jiàn)證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發(fā)展壯大的王勁告訴記者,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的歌手及樂(lè )隊由各行各業(yè)的市民組成,有快遞小哥、健身教練、盲人按摩師、草根歌手、都市白領(lǐng)、退休職工等,他們有的為夢(mèng)想而奮力高歌、有的為愛(ài)好而盡情綻放、有的為家鄉而放聲歌唱……


“我們將努力把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打造全民皆是歌手、人人都是主角,大家都是參與者、推薦官、共享者的全民文化平臺,讓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成為我們貴陽(yáng)人,甚至貴州人為之驕傲的超級IP。 ”談起如何打造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,王勁說(shuō)得頭頭是道。


“貴陽(yáng)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有歷史文化的沉淀、有紅色音樂(lè )文化的底色、有人民群眾的基礎,有音樂(lè )文藝人士的支持?!辟F州大學(xué)傳媒學(xué)院傳播學(xué)博士、講師吳妍說(shuō),從理論上來(lái)講,這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貴州文化實(shí)踐的一次嘗試,一是堅持了人民立場(chǎng)、群眾路線(xiàn),二是堅持運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(shí)際相結合、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“兩個(gè)結合”,尤其是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科學(xué)指導;三是反映物質(zhì)文明與精神文明相協(xié)調的中國式現代化貴州實(shí)踐的一次路徑探索。


91a43298ae27d4aac2188d3b9592664.jpg熱情高漲的貴陽(yáng)市民


“貴陽(yáng)人民這么熱愛(ài)音樂(lè ),我希望路邊音樂(lè )會(huì )堅持不懈地做下去?!敝袊鑴∥鑴≡褐?zhù)名青年男高音歌唱家張英席說(shuō):“我相信,在人民群眾的熱情高漲和支持推動(dòng)下,貴陽(yáng)很快就會(huì )變成全國乃至全世界有路邊音樂(lè )文化的音樂(lè )之城?!?/p>


貴州日報天眼新聞?dòng)浾?/strong>

文/熊江睿

圖/楊濤

歷史文獻來(lái)源:范同壽、周勝著(zhù)作

編輯 龍海若

二審 徐然

三審 周文君